她神似關之琳,卻是命運最驚悚的邵氏女星,究竟為何親手砍死母親 !

Agario     2017-11-15     106     檢舉

90年代美國洛杉磯一份報紙上,曾經出現過這樣一條社會新聞:「華裔中年女性持斧砍殺親母」。在眾多聳人聽聞的社會新聞中,並不是非常起眼,然而並不是很多人知道,這起悲劇的女主角,卻是曾令人羨慕的邵氏青春玉女明星邢慧。

邢慧本名邢詠慧,上海人,出生於1944年。有些照片看上去,她與關之琳有幾分神似。邢慧從小就對表演有強烈的興趣,中學時考入邵氏南國實驗劇團,成為第一期畢業生。1962年,十八歲的邢慧與邵氏簽下八年合約,正式成為邵氏演員。

左起:張燕秦萍邢慧

簽約後的邢慧與張燕、秦萍一起,被送到日本東寶公司學習舞蹈和表演,在學員中,邢慧被認為是舞藝最好的一位。一年後學成回來拍戲,她的首部參影作品是樂蒂、陳厚主演的大型歌舞劇「萬花迎春」。

邢慧五官精緻,氣質現代,很受邵氏重視,被認為是「最具潛力的新星」。因舞藝超群,一開始她的定位以青春歌舞片為主,後來漸漸拓寬戲路,演過不少類型的電影,時裝劇、武俠片、驚悚懸疑、神鬼傳奇都有嘗試。

邵氏七玉女中的六位,右起:方盈於倩李菁鄭佩佩邢慧秦萍

同齡的李菁這時已大紅大紫,邢慧雖然沒有李菁那麼紅,卻也能在各類影片中占據一席之地,是受邵氏倚重的女星。和許多女星一樣,邢慧身後也有一位無怨無悔的「星媽」。

何莉莉的母親就是星媽中最為出名的一位,她長袖善舞,為女兒打點公私事務,片酬、合約、戲份、感情無不插手,何莉莉星光熠熠,最後也嫁入船王家族,何太太沒少花心思。

邢慧與母親

邢太太是一位無微不至、包攬一切的母親,她沒有自己的事業,沒有自己的生活,生活里只有女兒的一切。不論到什麼地方去拍戲,邢太太一定形影不離,把女兒保護得滴水不漏,即使是邵氏為邢慧拍的海報、宣傳照,她都會替女兒研究最佳角度。

邢慧後來的際遇可能跟她的性格也有關係,她自我要求很高,事事追求完美。入行時她尚未從新法書院畢業,雖然拍戲繁忙,卻仍然堅持完成學業;其實並不喜歡跳舞,卻能勉強自己努力學習,還成為同期學員中舞藝最佳的一位。

和她銀幕上青春玉女的活潑形像不同,戲外的邢慧是比較內向、沉默寡言的一個人,她喜歡旅行、閱讀和學習外語,交際應酬都由母親代為處理,看似樂觀開朗,卻不擅表達,種種情緒都放在心裡,到後來遇到接連的打擊,終於引發情緒問題。

1973年,邢慧與邵氏結束十一年的賓主關係,她與事業有成的楊姓牙醫結婚,移民美國,兩人育有一子。不知是因為什麼原因,三年後兩人離異,邢慧分有房產,本可以收租為生,生活其實還過得去,但婚姻失敗、過往輝煌與現在失意的落差,讓她漸漸精神狀態出現問題。

八十年代,邢慧曾轉而經商,開了一家服裝店,生意一度不錯,不料因為疏於防範導致店面失竊,損失慘重又索賠無門,只能結束生意。遇此打擊,種種不順心讓她心情越來越壞。

據邢家親友透露,邢慧平時很正常,但一旦受到刺激,就會情緒激動發生暴力行為,輕則罵人,重則打人,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朝夕相處的母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本來同住的祖孫三代人,後來母親與邢慧的孩子搬離,但還會經常前來探望照顧女兒,幫忙收拾家務、燒飯煮菜。

也許是出於一種「諱疾忌醫」的心態,家人朋友多次勸她去看精神科醫師,但邢慧執意拒絕,周圍朋友漸漸知道她精神狀態異常,也有意無意地疏遠,邢慧的本來就不大的生活圈子越來越小,性情越來越孤僻,間歇性的精神錯亂也愈發頻繁地發作。

1994年,邢慧母女在廚房發生爭吵,情緒激動的邢慧是可能因精神病發作,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持斧頭砍殺母親。經過長達兩年的審訊,1996年初,洛杉磯法庭不接受律師精神失常的辯護理由,仍認定邢慧過失殺人,判處十一年監禁。

邢慧好友胡燕妮

消息傳到港台兩地,種種猜測讓朋友們感覺十分難過,與邢慧最為友善的胡燕妮說,她覺得邢慧對母親十分孝順,母女倆相處很融洽,無法相信慘案的發生。

好友鄭佩佩

鄭佩佩也表示十分無奈,稱事發前邢慧已有過異常行為。某天邢慧致電朋友稱數千美元的旅行支票失竊,朋友建議其報警。沒過多久,邢慧拿著已報警聲稱失竊的支票使用,被當做小偷帶到警局接受盤問,可見她的精神狀態已出現明顯問題。

邢慧和方盈李菁秦萍合影,右一為邢慧

服刑期間,朋友前去探望女子監獄中的邢慧,身穿橙色囚衣的她無助彷徨,發出「這一生難道就這樣完了?」的質疑,令人十分傷感。2007年,刑期結束後的邢慧出獄,因身體狀態和精神狀態都很差,一年後在精神病院中結束了她不幸的人生,僅63歲。

這個事實令人感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始終是孤獨的,即使有親朋好友關心,每一個人,終究是要獨自面對生活的難題,並沒有人可以例外,只有堅強自律,才能對抗人生的無奈。

邢慧作為女星並沒有大紅大紫,婚姻生活不幸離異,事業也遇到挫折,何其不幸,誰也不敢說,自己就能扛過接連不斷的打擊。但也許某種程度上的認命,在危急關頭承認自己出了問題、撐不下去,向親友以及專業醫療機構求救,會不會就能避免這樣的人倫慘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