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壇教父「社團老大」,飾演黑社會大哥出名,沒他就沒王晶 !

Agario     2017-11-19     363     檢舉

在香港影壇有這樣一位人物,他縱橫娛樂圈的年頭超過他的腰圍,60多年,他拍攝的電影超過他的體重,300多部。他很多門生如今亮出來都是響噹噹名頭。他就是——王天林。而很多人,更樂意尊稱他一聲:天林叔。

老一輩從他那裡回味過去的蒼黃,年輕一代在他這裡展望未來的燦爛。2010年11月日晚8時20分,天林叔在子女的看顧下安然溘逝。這位祥和的老人家,去了另一個世界,會會老友,打打牙祭,閒來再喝上一嗓子:請茶!

動盪的年代,自有動盪人、動盪事。1928年,上海一普通家庭有一男嬰呱呱落地,家人給五行欠木的他取名王樹林,長大後男孩嫌「字難聽,便改成天,行走江湖。

其時日軍侵華戰爭爆發,內地局勢不穩,人心惶惶。王天林的叔父王鵬翼正好是電影買辦,看到王家生活艱辛,對他母親說:「我帶走你一個兒子,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王天林從此就跟隨叔父從內地來港暫住,升讀初中,念了不及一個學期就因太平洋戰爭爆發,返回內地逃難,從桂林徒步輾轉到貴陽。

托叔父之便,王天林踏入電影圈,第一份工作是在貴陽大戲院當帶位員。「還記得那時八大公司有部叫《出水芙蓉]》的戲最威風……我還要站在入口處拿著刺刀來維持秩序,真嚇人!」

王天林19歲時再次隨叔父來港,從菲林洗印開始,慢慢做上錄音、場記……當服裝師,看到道具師偷懶,他即代為把事情辦妥。做場記時不只把每場服裝記得清楚,連下一個鏡頭拍什麼都知道,每當導演分身乏術或偷懶,他都會主動請纓。承襲這香港電影人務實高效的特點,他闖出了名號,很多電影他來導,名卻留給人家,別人拿2萬塊,他拿500塊,有時忙到連續一百天都沒有回家睡覺,依然來者不拒,專心跟每個導演學習不同的手法和優點。

因經驗豐富,未滿22歲就被洪仲豪(洪金寶的祖父)賞識,為峨嵋影片公司執導處女作《峨嵋飛劍俠》。此片的反應相當好,王天林從副導演躋身產量可觀的正式導演,僅1950年,就執導了七八部神怪粵語片。然而好景不常,隨第三次粵語電影清潔運動如火如荼展開,泛濫成災的神怪片被排斥出市場,王天林也被清潔了出來,跑了去為國語片當副導演。

沒多久他得到了副導演王之名,所拍電影類型紛雜萬千,粵語片、國語片、潮語片、廈語片,甚至包括泰國片和菲律賓片,二天拍三部不同的電影也是常事,曾有一年同時服侍六七個老闆的經驗,黃大仙之名不脛而走!

1956年,受邀與張善瑤聯名執導歌舞片《桃花江》,「起初沒有人看得起我,攝影師也換了五個,隨便誰有空就讓誰去拍。」豈料,他以好萊塢手法全面融合現代都市生活的《桃花江》大受歡迎,王天林的名字在國語片領域從此站穩住腳。

1958年,王天林赴泰國拍攝《地下火花》,結識了電影公司高層宋淇,因為肯拍粵語片,被邀加入了粵語片組。在國泰第一年,王天林拍了三部截然不同的電影,《兩傻大鬧太空》是鬧劇,《鐵臂金剛》是黑幫警匪片,而令他獲亞洲影展最佳導演獎的《家有喜事》則是文藝小品。

多年後,回想起在國泰工作的十多年,天林叔說最開心的階段,就是《家有喜事》拿到獎後,其他人對他另眼相看,自此有了劇本的最終話事權。四五十年代,不少南來影人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好比同期與王天林平分春色的導演易文和唐煌,就分別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和南京國立大學,而連初中也沒有讀完的王天林,則憑著對現代生活的敏銳觸覺、對西方電影語言的運用自如,迅速融入管理和製作上都較洋派的電影製片廠,實在不簡單。

南北一家親

對新生活方式熱情雀躍的擁抱,集中體現於其代表作《野玫瑰之戀》。這部讓王天林信心爆棚的黑色歌舞片,因邵氏向亞洲影展大會投訴劇情抄襲《卡門》被取消參展資格,成為王天林畢生憾事。而節奏明快、分幕較短的《南北和》、《南北一家親》、《南北喜相逢》三部曲,和精緻含蓄、不落俗套的文藝小品《啼笑姻緣》、《小兒女》,更是王天林強悍生存能力的一個見證。

值得一提的還有惹笑武俠電影《神經刀》,戲諷張徹的《獨臂刀》、日本《座頭市》系列片,最妙趣的是用女子大破童子功一節,觸到武俠片的禁忌,打出了後來70年代末80年代上場的功夫喜劇潮流第一面旗。

神經刀

上世紀70年代初,國泰頹敗,幾近失業的王天林前往台灣發展,拍完幾部不甚理想的影片後返回香港,進入無線。無線開出三年合約,試用期六個月。基於安定的收入保障,王天林接受了新工作,唯一開出的條件是:在不妨礙工作的前提下,希望能在外面拍電影。

在TVB年代,王天林創造性地將電影拍攝手法引入電視,比如攝製大場面進行角度遷就的《偷雞》、吊威也、掌握時間及鏡頭的長度等,最終影響到香港電視工業走向多元化,其監製的《書劍恩仇錄》、《千王之王》、《京華春夢》、《射鵰英雄傳》等劇集開創了香港通俗劇、武俠劇的潮流,捧紅汪明荃、李司祺、周潤發、黃日華、苗僑偉等多位花旦小生,更栽培出三位電影名導:林德祿、林嶺東與杜琪峰。

那時師徒間的關係簡單而純粹,我(林嶺東)進去的時候,稱林德祿為大師兄,他是第一副導演,我是協助林德祿的,他為主我為副;林德祿後來當上編導,就輪到我為主杜琪峰為副;我離去之後,便甶杜琪峰為主,劉仕裕為副……就是這樣接下去的,林嶺東說。

待到1990年王天林宣布正式退休,他的第二代門生杜琪峰、林嶺東,第三代的陳木勝,加上兒子王晶,以一部浪漫至極的《天若有情》,向恩師獻上最有價值的紀念。

1992年以後,天林叔打算金盆洗手,退出演藝圈。但有次他去看杜琪峰拍戲,正好片子裡缺一個演員,杜琪峰問他能不能客串一下,他答應了。老夫聊發少年狂,他重回電影界,以演員的身份,一演,就是二十年。

活在這些來去匆匆的角色里,他或者是大話精幹爹七叔(《古惑仔之龍爭虎鬥》)、或者是騙師奶錢財的老千(《嚦咕嚦咕新年財》),更多時候,他是銀河映像里的肥祥、鄧伯,慌亂擦汗的中間人,安詳享用最後晩餐的落敗大佬,和藹沉穩的幫派叔父輩……他將每個角色演得活靈活現。無論遇到什麼樣的角色,王天林都可以說是本色上鏡,加上豐厚的閱歷背景,大有銀幕內外為一人的神奇。

2005年,王天林隨著《黑社會》劇組拄著拐杖踏上康城影展紅地毯,杜琪峰、梁家輝、任達華等一字排開王天林身旁,攙扶他走入四千人滿座的首映大會廳,短短五分鐘路程,步步贊聲不絕,這一切都值得了!他感慨地説。從為吃飯養家而拍電影,到貪戀與舊友聊天去演戲,他教給後輩的是,無論環境多麼惡劣、多麼不適應,都得將戲拍完,這是你的責任,你不能完成,就是你不專業。

《黑社會2以和為貴》中鄧伯最後說了一句:退,都要退得光彩,以後其他人都會尊敬你。流年似水,昔日的銀幕光影,記不牢的比銘記於心的多,暗糊糊的比眉目清晰的多,但菲林流淌一幕接一幕,還是把一個青澀的少年,因著千絲萬縷的緣分,因著腳踏實地的勤勉,搖身變成了春風得意的大導、名揚香江的無線當家、穩坐如泰山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