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GeniusWolf     2017-05-02     1     檢舉

時光倒回到2009年,春嬌與志明在煙霧瀰漫的後巷角落相遇、相知。兩年後的他們,從香港輾轉至北京,從彼此的懷抱奔向另一個人的肩頭,又再次尋回彼此的指尖。如今的他們,再次被時間和愛情推到了一個更現實的節點。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第一部後巷菸民

相比起國外另一部被世人奉為經典的文藝愛情三部曲——理察·林克萊特的「愛在」系列,春嬌和志明的故事實在平凡多了。這種始於街角、長於手機的愛情,平凡得讓都市裡無數情侶看成了自己的故事,平凡得,影片里哪怕一句對白、一封簡訊就足以將人戳得「男默女淚」。

離第一部《志明與春嬌》上映至今,已過七年。故事裡,余春嬌每一次的期望和失望、張志明每一次的領悟和成長……兩人的愛情在彼此拉扯之間長跑至今;而故事外,余文樂也從一介「小鮮肉」成長為成熟靠譜的「六叔」,楊千嬅更是從大齡少女成長為一位兒子已五歲的母親。香港當年一紙「史上最嚴」禁菸令,紛紛攘攘實施至今也逐漸將香港從「吞雲吐霧港」蛻變成「空氣清新港」,成為內地及亞洲其他城市的參考榜樣。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其實春嬌與志明這三部曲,說是「成也志明,敗也志明」也一點不為過。彭浩翔說過張志明的原型其實是他本人,他只是在拍自己和老婆的故事。這一個「污」得不拘小節、善於戲謔地調侃兩性隱晦問題的導演,既能到位表達男性的需求,卻又很懂女人心。而他的鏡頭和剪輯風格也恰似張志明的性格一樣,一邊在閃躲一邊在尋找,始終在努力避免著直接和嚴肅。即便到了該沉重的時候,總免不了配上輕鬆的配樂,或諧謔討喜的反轉劇情。那種感覺,就像一個逃避現實、不願意長大的男孩。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彭浩翔

人們愛追溯,時間愛催促。在這次《春嬌救志明》里,蔣夢婕飾演的「乾媽」臨走前對張志明說:「我們不能一直是小孩,是時候長大了」,或許這也是導演借她之口想跟如今看到第七年的觀眾說的話。2017年,愛情來到需要往前邁步的節點,我們都需要成長。在此之前,就讓我們回溯一下余春嬌和張志明,那些年愛情生長的痕跡。

從香港到北京

志明和春嬌的如煙往事

2007年,香港的禁菸令把千萬個菸民從室內逼去了街角巷尾。對於菸民們,這也不完全是一件壞事。不需要發達的網際網路,也不依賴多樣的社交網站,菸民因他們共同的抽菸需要,在街角嬉笑著認識各行各業的朋友。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初識

余春嬌和張志明邂逅的時刻,街角的空氣里瀰漫著一絲若隱若現的尷尬。據採訪,當時也是楊千嬅第一次認識余文樂,這種尷尬其實不是演的……回到戲裡,春嬌對志明被劈腿的遭遇,多少該有些同情。不明就裡的志明,憑著直覺的親切感上前給春嬌點菸。「姣婆遇上脂粉客」,談不上一見鍾情,卻也有初見時的默契。

自從志明和春嬌互換了電話號碼,兩人的世界就被牽在了一起。你有唱k派對,我來陪,只因我和同事的酒肉之局,也不及你簡訊幾字來得有趣。比起心思簡明的春嬌,志明看到的世界充滿了更多的狡詐與騙局。兩人一起買煙,一起戲弄警察,兩顆心也彼此靠近。知道春嬌並非單身,志明受了些微打擊,卻依舊與春嬌玩在一起。幾條暗含心思的簡訊,挑起春嬌與男友的紛爭,終於把春嬌帶離了原本那個沉悶無趣的世界。第一部的《志明與春嬌》是志明挑撥在前,春嬌歡笑隨後,兩人在煙霧繚繞的淫 邪笑話里開始書寫曖昧。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然而對於春嬌來說,離開過去是為了奔向未來。一條換網簡訊試出了二人的矛盾。比起有趣曖昧,春嬌更想要一個明確的迴音、一份穩定的感情。而孩子心且略顯內秀的志明,始終覺得「我會引她注意,多過主動跟她說『我很喜歡你』」。一方急迫地渴望直白,而一方固守自己的含蓄。直至上升的煙稅將買煙的二人推向一處,春嬌才發現自己大意地錯過了志明反置「I Miss U」(想念你)的信息暗示。二人就此纏綿在一起。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當年還沒有重力感應的手機

第二部里的《春嬌與志明》早已歷經兩年平靜無波的戀情,關係終於停留在同居,毫無進展。恐怖故事與八卦瑣細帶來的快樂,開始難以撫平生活摩擦帶來的沉鬱情緒。菸草香中建立的感情已扛不住志明一次次的失約,一次次將工作置於女友前的選擇。春嬌再一次迷失在一段關係的自我定位里。

志明的工作調動,成了二人分手的契機。在從香港飛去北京的飛機上,志明遇到了貌美且主動的空姐優優(楊冪飾),二人迅速走在一起。無巧不成書,春嬌也因工作調動,與志明重遇北京。春嬌一邊與志明見面,一邊也享受著Sam(徐崢飾)的關心。志明的孩子氣與Sam的成熟男子氣息對比鮮明,春嬌開始在未來的選擇中猶疑。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春嬌那一段「不知不覺我變成了另一個張志明」的沉重自白,被志明的諧謔擊碎。志明在優優與自己之間的游移終於讓春嬌徹底失望。春嬌選擇斬斷過往,徹底走出有張志明的生活。志明則在失去面前明白了珍惜,被春嬌的決定推著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伴隨著當年曲婉婷的一曲《Drenched》,那段「我大過你啊,但是我高過你喔」台詞再現,兩人再度依偎在一起。

不老男孩的愛情成長

她們是張志明和彼得潘的「例外」

從第一部的「馬桶乾冰」梗,到第三部戴帽子的「大拇指」……張志明最大的標籤是「長不大」,彭浩翔在豐富人物形象的細節創意上一直讓人驚喜,畢竟「污」與「文藝」本也就一線之差。關係走到了第八年,這個「不老男孩」在《春嬌救志明》中給我們展現出的各種言行舉止明顯比往昔成熟了不少,他開始明白「兩個人要維持一段好的關係不容易,不要因為做了什麼或者不做什麼而影響它」。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就喜歡煙霧瀰漫

但這個領悟也是經歷二人幾番博弈和煎熬。如前言提到,縱觀三部曲可謂「成也志明,敗也志明」。張志明逗趣歡喜地把余春嬌扯進了自己的生活里,卻總在愛情生長至節點處拖泥帶水,引發矛盾。究其原委,並非感情往復乏味,而是女方已在成長,男方卻始終停在原地,抱著最開始的歡喜不放不走不前進。對於過去的張志明來說,不停更換女友帶來的痛楚或許有限,畢竟這不過是他的同一場遊戲反覆重演。直到,他遇見自己的余春嬌。

一如「莎士比亞早已寫盡冷暖悲喜,後人只是翻唱書寫」,張志明和余春嬌的故事也只是另一個古老童話的現代愛情翻版。為追憶少年夭折的哥哥,早在1911年,蘇格蘭小說家及劇作家詹姆斯·馬修·巴利(J.M. Barrie)就創作了一個永遠不會長大的男孩形象,並寫就了舉世聞名的《彼得·潘》。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羅賓·威廉士版

四十歲的小飛俠和家人故事裡,彼得·潘帶領著一群迷失少年生活在永無島。達林家的三姐弟享受著孩童時代的自由與幻想,他們離開媽媽,飛到永無島上玩樂冒險。直到姐姐溫蒂想起自己的媽媽,才和弟弟們離開了永無島,重回自己的家。這部童話曾被屢次改編翻拍。後人甚至為之寫下了續集(1991年電影《鐵鉤船長》),講述身為人父的彼得·潘重回永無島救回自己孩子的故事。

在後人的改編演繹里,潘和溫蒂之間的兩小無猜變成了類似成年人間的曖昧情愫。溫蒂想要回到現實世界,長大並成為母親,而潘卻不願離開永無島。他畏懼長大,畏懼變成一個失去自由與幻想的成年人,更畏懼成為一個要肩負現實重擔的丈夫和父親。而除了溫蒂,陪伴潘的女性角色,就只有一個同樣不會老去的精靈貝爾。貝爾身材曼妙,常常陪伴潘的左右,還用精靈粉給了潘飛跑打鬧的自在能力。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朱莉婭·羅伯茨版本的Tinker Bell

若是人身心的成長步調不一,就會變成一個個奇異難懂的形象。而彭浩翔電影里的張志明,又何嘗不是一個身已老去、心中少年的男子形象?所以,他找來了一代一代陪他等在原地看乾冰奇景的女友——這既是一代代去永無島冒險的孩子,也是一代代的貝爾。

可是,孩子會記起自己的媽媽,現實里也沒有不老不腐的貝爾。女友們會漸漸厭倦不斷反覆的冒險。等到了愛情生長至安穩的階段,她們只得離開這個內心拒絕長大的志明·潘。而志明,則被留在原地找尋他的下一代玩伴。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如果我是那個例外呢?

世界發展的可能總有許多,然而成為事實的總是最有緣的那一個。《他其實沒那麼喜歡你》里的傻姑娘Gigi曾經茅塞頓開,「我聽到的所有浪漫愛情故事都是例外,而我只是常態」。而電影的最後,愛她的Alex則向她表白,「你是我的例外」。就像這場浪漫喜劇里描寫的那樣,所有人感情故事裡的例外才是真愛,而所有存活下來的愛情都是關於例外的傳奇故事。遇見所謂「真愛」,既是一場浩劫,也是一次機會。其中伴隨著打破過往的成長陣痛,也蘊含著探索新知的機會。所幸,對於志明來說,春嬌是一個例外。用春嬌媽媽的話,張志明比較好的一點是,他肯為了對方作出改變。光是這一點,在如今這個誘惑太多、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已屬難能可貴。「志明春嬌」的電影胎記

香港小市民的愛情及本土風格

彭浩翔的鏡頭就像張志明的性格那樣,一邊閃躲一邊尋找,始終在努力避免著直接和嚴肅。即便有嚴肅而沉重的部分,也總免不了配上輕鬆的配樂,或是峰迴路轉、諧謔討喜的反轉劇情。導演總不放過在細節上逗樂觀眾的機會,就像兩部電影中,春嬌和志明的手機鈴聲,都用了輕鬆有趣的「全家找你」童音版。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香港

「志明春嬌」系列的粵語版其實更能代表故事的全貌——一對香港小市民潮濕黏膩的愛情糾葛。香港的高樓林立,大部分生活其中的人所習慣的,是常年濕熱的空氣、擁擠堆疊的高樓、隔音效果差且擁擠的居住環境。那裡滿是賺錢的機會,卻有更多的開銷;那裡有滿地的洋人和國際公司,可見到窮困潦倒、生活艱辛的又常常是母語粵語的本地人;那裡有成排的酒吧,卻難有時間和精力去遭遇一段既不吵鬧又有深度的戀情。在這樣的環境里,志明與春嬌始於街角、長在簡訊里的愛情,顯得簡單輕鬆,附帶一絲叫人嚮往的浪漫。於塵世中,又遠於塵世。

濃郁的生活化氣息也是「志明春嬌」系列電影的標誌。它敘述的只是平凡人的愛情,主人公一個是絲芙蘭化妝店員/主,一個是懂點浪漫的廣 告男,連名字都是粵港澳群眾最常見的名字。這兩人的主線互動固然有趣,但兩人身邊圍繞幾個兄弟和閨蜜更是亮點副線,一度成為電影的「黃段子」擔當。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第三部中,春嬌閨蜜給她唱跳「沖喜」左邊林兆霞右邊陳逸寧

春嬌的閨蜜一方面展現了港女給人以慣性「刻薄」的印象,卻同時更展現了她們果敢、幽默。在第二部的高潮,陳逸寧飾演的Isabel罵醒了張志明,才有了後面在北京南站的重歸於好。作為這位閨蜜團里最鮮活的角色,陳逸寧出過很多經典台詞,例如前作里「一世人流流長,總會愛上幾個人渣」,到第三部里的「小不忍,好撚Meng」(國語版本為「小不忍,就得滾」,略喪失了粵語文化的惡趣味)。

此外,電影開篇的恐怖故事、手寫的日期、充滿香港市井氣息的「鹹濕」粵語也是這個系列電影不可或缺的構成因素。《春嬌救志明》的故事再次回歸香港,港味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老戲骨秦沛飾演一把年紀還愛玩的春嬌爸爸除了為主線注入原生家庭的問題,他這條副線還帶出了香港按摩房、蘭桂坊等香港特色場景街景,尤其是按摩房裡「解救飛鷹」那段對白,讓人一秒回到黑社會港片年代,讓人笑出眼淚。其他愛情電影三部曲

愛恨糾纏多年的何止志明和春嬌

經歷三部電影的磨礪,楊千嬅和余文樂二人的合作早已默契倍增。其實,過往的中外電影中,也不乏因合作系列電影而情緣深重的情侶。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愛在三部曲

「年輕時總以為能遇到很多人,而後你就明白,所謂機緣,其實也不過那麼幾次。」這句出自《愛在日落黃昏時》女主角口中的台詞,可謂「愛在」系列點睛之句了。比起志明和春嬌的八年長跑,瑟琳和傑西這對兒可是糾纏了十八年光景,三部曲之間都隔了整整九年,他們相識於音樂之都維也納,又重逢於另一座文藝之都巴黎,最後定居在愛情之都希臘。

而現實生活中的演員朱莉·德爾佩和伊桑·霍克也從二十來歲演到了不惑之年,無縫切合著劇中人物的三段人生和愛情變化。這種細水長流的拍片調調也是只認理察·林克萊特這種花12年拍一部《少年時代》的導演了。

相比起志明和春嬌的街角愛情,像瑟琳和傑西這樣在異鄉邂逅一天,難忘一生最後還能開花結果的愛情,現實生活中很少人有幸遇過。瑟琳和春嬌一樣敏感細膩甚至傷痕累累,瑟琳還多了一份女文青的理想主義,遇到像傑西那樣自始至終願意先踏出那一步的「魯莽」男人確實有點超現實的稀罕。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愛在」系列的可貴還在於它沒有其他副線,不扯閨蜜、不扯前男女友,也不扯原生家庭,鏡頭自始至終聚焦二人之間的感受,在他們話嘮和眉眼之間,我們看到愛情最純粹的模樣。

此外,蕾妮·齊薇格和科林·費斯拍檔的《BJ單身日記》三部曲也是個跨越了16年之作。相比起「愛在」系列,布里奇特·瓊斯追求愛情的故事顯得太接地氣。這毫無疑問是一部達標的愛情喜劇片的標準,略微套路的橋段,卻襯托極度的浪漫,依然讓許多大齡單身女青年的少女心死灰復燃。還有像《歌舞青春》三部曲這種格局雖小、可是(歌好聽啊)能讓人想起青春莽撞18歲的經典之作,伴隨著傷痕的愛情總是青春的配菜。扎克·埃夫隆和凡妮莎·哈金斯在派對上因歌結緣,在音符中相愛,又在現實與夢想的矛盾中產生分歧……三年三部曲,戲裡戲外總是分分合合。

這個限制級愛情系列,道盡了情侶間的「那些事」

求婚

音樂也許是真誠的荷爾蒙,所以張志明在故事結尾會選擇以高歌一曲的方式向春嬌求婚。春嬌一如既往成功被他的「大龍鳳」(大場面)逗笑。然而看似大團圓的結局,也只是暫時不去思考那些關於成婚之後的柴米油鹽。這些年,余春嬌與張志明彼此影響,彼此成長。他們的故事也啟發著無數在都市中摸索著愛情的男女。無論終點是不是你,起碼在這一程我們緊牽著手,相伴走過成長的路。

祝看到此處的女同胞們遇到自己的「張志明」,看到此處的男同胞們,找到自己的「余春嬌」。

閱讀原文查看精彩推薦內容

雷德利·斯科特「無視」《異形5》

「連個劇本都沒有福斯根本就沒想要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