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盜》系列還有拍下去的必要嗎?

Evan     2017-05-31     0     檢舉

當我們譴責約翰尼·德普應該在深海閻王(戴維·瓊斯,加勒比海盜2、3中的大反派)的聚魂棺中長眠時,應該指出的是,他所扮演的傑克·斯帕羅船長是加勒比海盜這一系列傳奇中永恆的主角。哪怕在最新的一部《加勒比海盜5:死無對證》(又名:薩拉查的復仇)中,這個角色也和從前一樣光芒四射。從某種程度上說,這無疑是因為德普在扮演這個角色時收穫了更為廣泛的認可和單純的喜悅感,同時,也因為他每次化身傑克·斯帕羅船長時都下決心要比上一次演得更加出色,但也可能是由於一個人很難做到譁眾取寵。這已經是14年來的第五部電影了,這個角色從一開始就被賦予了讓人忍俊不禁卻又感到荒謬滑稽的特質。

《加勒比海盜》系列還有拍下去的必要嗎?

2003年,在《加勒比海盜1:黑珍珠號的詛咒》中,德普將斜眼撅嘴、迷人而隨意地扭動著手腕的怪誕表演與英雄形象結合,使傑克·斯帕羅的形象躍然於銀幕之上。之後的十五年間,如附著在船底的甲殼類動物一般,熟悉的基思·理查茲(傳奇搖滾明星)式口音與海盜船長的形象始終緊密相連,這一角色也逐漸變得不再是異類。斯帕羅在道德層面上也沒有作出什麼改變:儘管他對那些陪伴他一起冒險的夥伴們保持著短暫的情誼,但他永遠只為自己而活。在好萊塢的萬神廟中,類似的單主角大片,或許只有小羅伯特·唐尼的鋼鐵俠較為成功。這兩部電影都幫助演員脫穎而出,但為了維持這一地位,小羅伯特·唐尼這些年從迪士尼獲得了更多的幫助。我們之所以希望《加勒比海盜5:死無對證》是斯帕羅船長的收官之作,是因為他身後的創意團隊如同患了壞死病的水手般毫無生氣,已經很久沒有關注這個系列的電影了。

《加勒比海盜》系列還有拍下去的必要嗎?

也許該責備的,是這個系列傳奇的起源。相比於漫威的超級英雄電影有超過半個世紀的漫畫書可供借鑑,加勒比海盜最初只是加利福尼亞州迪士尼樂園裡的一個露天遊樂項目。面對匱乏的情節來源,編劇們從航海迷信(比爾·奈伊在2006年《加勒比海盜2:聚魂棺》和2007年《加勒比海盜3:世界的盡頭中》中扮演的章魚臉怪物深海閻王)到阿茲特克神話(與電影同名的黑珍珠號的詛咒),對各種寓言進行了雜糅。其中,娜奧米·哈里斯扮演的緹亞女巫更是結合了古希臘神話的元素與類似非洲伏都教的通靈術。

簡而言之,加勒比海盜的電影中充滿了各種神話人物形象,以至於無法得知哪個神靈掌控著哪種情況。最新的一部電影中,波塞冬是海神之父,但在下一部電影中,編劇們可能將另一位神祇推上大海之王的寶座,這都是不足為奇的,因為這個系列熱衷於在特定時間讓任何一位神復活。

《加勒比海盜》系列還有拍下去的必要嗎?

在《加勒比海盜5:死無對證》中有線索暗示,奈伊扮演的深海閻王可能會在第六部中回歸,這也標誌著電影中的角色又一次死而復生。而這其中最為臭名昭著的例子無疑是《加勒比海盜2:聚魂棺》的最後一幕,傑弗里·拉什飾演的巴博薩船長在黑珍珠號上被殺害後,又由緹亞女巫帶回人間。我們還看到,斯帕羅船長自己和奧蘭多·布魯姆飾演的威爾·特納也曾輕而易舉地死裡逃生。但在這樣虛構的題材中,這些其實都不太重要,(輕度劇透)除了電影製作人似乎希望我們對一個死去的主角保持高度關注以外。

《加勒比海盜》系列還有拍下去的必要嗎?

還有些評論認為,這個系列已經忘記他們在先前電影中所嵌入的女性特徵的微妙之處。也許在茫茫公海之上,女海盜非常罕見,但在之前的幾部電影中,凱拉·奈特莉的伊莉莎白·斯旺和佩內洛普·克魯茲的安傑麗卡都堅守自我並想法設法對抗斯派羅船長和他的同流。然而,在新的一部電影中,斯旺被壓縮為一個毫無價值的配角,而她的接班人,卡雅·斯考達里奧飾演的卡琳娜·史密斯,又顯得略微單薄。劇本原本想著重表現這位年輕女性出色的科學思想,但同時又一直把她放在不被重視的位置上,甚至受到德普特朗普式的不公評論。《加勒比海盜5:死無對證》的情節也顯得笨重和老套,更別提它和之前幾部電影的故事情節相雷同了。襯托之下,同樣是借鑑了系列中老電影故事線的《星球大戰7:原力覺醒》顯得出色多了。J·J·艾布拉姆斯2015年導演的這部太空大片沒有遭到類似的控訴,是因為這個傳奇系列在經歷了拍攝前傳這樣一些不明智的嘗試後回歸傳統,已然足夠讓觀眾們興奮和滿意了。但加勒比海盜沒有這麼堅實的粉絲基礎,也沒有引發懷舊情懷的感染力,因而不能使用類似《星球大戰》的模式來擺脫情節雷同的指責。

《加勒比海盜》系列還有拍下去的必要嗎?

這裡並非劇透,不少看過預告片的人都意識到哈維爾·巴登殭屍扮相的阿曼多·薩拉查船長和他的亡靈船員們是這個故事的重要組成部分。也許你覺得這很合理,因為這個系列的傳奇故事都是以超自然的冒險為基礎的。但如果這個系列的所有電影始終只是在呈現舊故事的改編版本——幽靈般的邪惡海盜對光芒四射的斯帕羅船長展開報復,那傑克·斯帕羅船長和他的船員們也許到了該離開甲板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