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女侵犯85歲阿公長達4年,阿公頻繁「辦事」體力不支,還要被逼迫……最後忍不住爆發了!

mytime     2017-04-21     269     檢舉

他85歲,她16歲,他們之間的荒唐性關係竟持續了4年之久。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當初他們產生這段荒誕孽緣的原因竟然是為了一點零花錢。4年前,為了那一點零花錢,12歲的女孩幾乎每天都主動要和鄰家爺爺發生性關係,體弱多病的花心老漢最終因滿足不了女孩的性要求,而不得不報警把自己送進了牢房。2004年11月3日上午9點左右,江蘇省阜寧縣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公開宣判了這起特殊的嫖宿幼女案,犯罪嫌疑人吳天華最終以「嫖宿幼女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5年。

鄰居劉宏剛夫妻為人忠厚,不過其獨生女劉婧婧卻任性淘氣。劉婧婧念小學五年級時,由於功課太差,無心再讀,只得輟學回家。劉婧婧經常到吳天華屋裡玩。有時,吳天華吃水果糕點之類的食品也拿一點給她,這使劉婧婧覺得眼前這個老爺爺不僅有錢,而且十分慷慨。平時,劉婧婧的父母很少給她零花錢,而她又很想買一些零食解饞,怎麼辦呢?冥思苦想中,她竟然想出一條「錦囊妙計」:吳三爹(吳天華)身邊有好多錢,如果同他睡一覺,再跟他要錢他不會不給。

16歲少女侵犯85歲阿公長達4年,阿公頻繁「辦事」體力不支,還要被逼迫……最後忍不住爆發了!

幾天後,她來到吳天華家再次勾引對方,吳老漢仍然將她轟了出來。又過了幾天,她再一次脫光衣服睡到吳爺爺的床上,還是被對方攆出屋來,但劉婧婧已明顯感到吳爺爺的口氣已不再那麼嚴厲。果然,當劉婧婧第四次睡到吳爺爺的床上時,吳天華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慾望,儘管對方還是個生理沒有發育成熟的幼女,他仍然不顧一切地將身體壓了上去。事後,劉婧婧如願以償地從吳老漢手裡接過20塊錢,她用這些錢到街上買來冰激凌和瓜果,顯得十分愜意和滿足。幾天後,花光錢的她再次睡到吳老漢床上,這一次,雙方沒費多少口舌,心照不宣地再次發生性關係,劉婧婧再次「掙」得20元酬勞…

從此以後,劉婧婧只要沒有零花錢,就用自己稚嫩的肉體來與吳爺爺做交易。吳天華已是八旬高齡的老人,哪有精力長期陪她,為了避免身體發生意外,尤其是這種醜事一旦泄漏,將毀掉自己一生清白。因此,他決定與劉婧婧斷絕這種骯髒的錢色交易。於是,在一次苟合之後,吳天華向劉婧婧提出以後不來往了,但劉婧婧說是自願的,不會有事,但吳天華堅決不同意以後再來往。看到對方一臉嚴肅的樣子,劉婧婧顯得十分掃興,她一邊從吳爺爺手中接過鈔票,一邊信誓旦旦地保證「下回不跟你玩了,誰再玩,就是你養的!」

收下了」保證書「,吳天華的心總算安定了下來。在他看來,劉婧婧這一次一定會信守諾言,以後不會再上門挑逗自己了。然而,他最終還是想錯了。當她口袋裡沒有零花錢時,她仍然到老漢門上百般挑逗,直到對方「俯首稱臣」為止。幾年來,劉婧婧曾先後5次向吳爺爺作出書面保證,再也不上吳家來「玩」,但沒一次管用。

當劉婧婧拿著鈔票離開吳家時,吳天華的心裡隱隱作痛,他想不通為什麼一個十來歲的女孩子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迫自己做那樣的事情。他給劉婧婧寫了一封信:「小婧,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情,現在很後悔。以後請你不要再來了,求求你聽我的話。出了事,我有口難言,你自己同樣也會身敗名裂的。」信寫好後,吳天華待她出屋時將信塞到她手裡。他以為當劉婧婧看完信之後,心靈上一定會引起震動,再也不會糾纏自己了。然而當天晚上,劉婧婧像幽靈一樣來到吳家,掏出那封「絕交」信,當場撕得粉碎,她氣呼呼地對吳天華說:「你跟我玩了這麼長時間,就這麼輕易地想甩掉我,休想,只要我願意,你就必須跟我玩!」說完,又一把拉著吳天華上床「做事」。

一天深夜,當吳天華離開王家回家時,鑰匙怎麼也插不進鎖孔,他知道這肯定是劉婧婧的「惡作劇」,卻又不便聲張,只得請人幫忙開鎖。第二天,吳天華換了一把新鎖。當天深夜他回家時,發現鎖被人撬壞了,但屋裡東西一樣不少,他猜測這肯定是劉婧婧的「傑作」。第三天上午,他沒有聲張,又買來一把新鎖裝上。當天深夜,他回家再次發現鎖被人撬壞了。吳天華感覺沮喪到了極點,這樣下去,何時是個盡頭。他決定不再迴避劉婧婧,在家等她把話說清楚。面對吳天華的指責,劉婧婧仍然無動於衷,反而責怪吳天華不該甩掉她。沒有辦法了,吳天華說自己要找警方來解除他們之間的關係,但劉婧婧的一句話讓他啞口無言:你若是到派出所去告我,我就對人家說你強姦我,讓你坐大牢,到時候看人家聽你的,還是相信我!

這下,吳天華開始怕了。他換了一副柔和的面孔哄對方說:「我說說氣話而已,你別當真,只是你以後來的次數盡量少一點,經常來我身體吃不消,讓我這把老骨頭多活幾年呀!」雙方達成口頭協議後,為了不把關係搞僵斷了財路,劉婧婧來吳家的頻率果然降了下來,正常一個月左右來「玩」一次,一直保持到案發。

2004年8月11日晚上9時許,身體不適的吳天華已經上床休息,但劉婧婧又上門「辦事」來了,心裡雖然不情願,但還是開了門。進屋後,沒有多少客套話,兩人仍像以往一樣上床「辦事」。事後,吳天華忽然覺得自己的下體火辣辣的痛,莫不是劉婧婧患上性病傳染給了自己?這可如何是好?還有,自己體質越來越差,而對方隨著發育成熟,慾望越來越強,自己已經禁不起折騰,如果再這樣發展下去,這條老命將會斷送在她的手裡。想到這些,吳天華的心裡不禁生起陣陣悲哀。

8月12日上午,一夜未眠的吳天華顫巍巍地來到轄區派出所,向接待民警將4年來自己與劉婧婧之間的錢色交易和盤托出,他再三申明所做的一切都是對方主動挑逗的,要求派出所嚴肅處理教育劉婧婧,讓她以後不要再糾纏自己。